葡萄酒评论界的一些变化和2014年的展望

作者:Steve Heimoff    译者:Steven YUAN

再过几天就要去纽约参加《葡萄酒爱好者(Wine Ethusiast)》的年度选题会议了,讨论2014年的杂志选题。回想25年来的职业葡萄酒评论作家的工作,让人唏嘘。当年《葡萄酒爱好者》还只是旧金山地区性的杂志,现在已经辐射全球了。

葡萄酒评论本身也发生了很大变化,从最初乘坐地铁交稿,到现在只需在电脑上轻轻点击“Send”;过去报道一家酒庄时,我们一般都会撰写至少3,000字的长文,即使如此,对比于已故葡萄酒作家史蒂夫·皮策(Steve Pitcher),仍略显简陋,此君在为葡萄酒新闻(Wine News)的约稿中,用7,000字评论加州长相思CA Sauvignon Blanc)。

但现在,极少葡萄酒杂志会用如此版面报道一家酒庄或一种葡萄品种了。1,200字已经是上限了,还要切成几段,以利读者消化。互联网缩小了人们的注意力聚焦时间,出版商一致认为没有人会再去阅读长文了。对此我并不以为然,虽然现实如此。但是,一篇无聊透顶、艰辛晦涩的长文和一篇才华横溢的之间是有明显区别的,后者较为稀少,但是肯定会有人欣赏。也许出版商对于他们的供稿人写出后者没什么信心,所以还是不要冒惹恼读者的风险为好。但是,短文很多时候都不能起到启发和教育的作用。葡萄酒爱好者应该关心长文的式微。

关于2014,我会仔细地关注以下方面的内容:

1. 2011年份。我正在降低对其的期望。最初有人大肆宣传,“非常棒,凉爽的年份会出产平衡的葡萄酒”。但是,喝到现在,我发现很多葡萄酒都不够成熟,而且有很多霉菌影响。黑皮诺(Pinot Noir)受到了不良影响,尤其是凉爽地区,譬如:圣露西亚高地(Santa Lucia Highlands)的北部。一些歌海娜(Grenache夏当尼(Chardonnay也似乎存在问题。至于赤霞珠(Cabernet Sauvignon,由于还没有重要酒庄的11年份的上市,所以让我们拭目以待吧。

2. 加州膜拜酒(cult wines)的持续发展。她们从衰退中恢复了吗?随着老一辈的品酒客淡出,她们还会畅销吗?市场能够容纳200款售价都超过100美元的纳帕谷赤霞珠吗?随着收入的增加,当前承受不起这些酒的年轻一代的消费者会最终埋单吗?历史会将1990-2010期间看做膜拜酒的泡沫吗?敬请关注。

本文原文版权归Steve Heimoff所有,中文版权归美季美酒meijiwine.com所有,未经许可,严禁转载。如需转载,敬请联系steven@meijiwine.com.

原文地址:Live from New York: Cabernet, and the changing nature of wine journalism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